郭美美绝不愿意以付出身体为代价进入娱乐圈

郭美美绝不愿意以付出身体为代价进入娱乐圈

郑州家政网

9月9日下午,郭美美和她的妈妈郭登峰,在北京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采访前,她一直是努力笑着面对镜头,但当采访开始后,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她称绝不愿意以付出身体为代价进入娱乐圈。

郭美美:不想因为我让老百姓对红会失去信心

郭美美和母亲接受访问。

9月9日下午,郭美美和她的妈妈郭登峰,在北京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采访前,她一直是努力笑着面对镜头,但当采访开始后,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她称绝不愿意以付出身体为代价进入娱乐圈。

她用很久的时间来化妆,戴着黑色的假睫毛,坐在咖啡馆无聊的时候,喜欢用白色的iPhone4自拍;在摄像机对着她的时候,她会下意识挺直腰,或者把染成金色的长发调整一个方向,紧张地问旁边的人:这样的姿势漂亮吗?她不戴墨镜,在街上背着LV包包、穿着高跟鞋走过的时候,会有路过餐厅门口的服务员对着她小声喊着她的名字;3个月前,这个还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因为某一天她把自己微博的身份从演员更改成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一夜之间变成热点新闻的女主角,从而掀起拷问中国慈善业公信力的一次大地震。她的名字,被与“炫富”“二奶”等名词纠缠在一起。她,是刚满20岁的郭美美。

9月9日下午,郭美美和她的妈妈郭登峰,在北京租住的家中及一家咖啡馆,与南都记者姜英爽对话。采访前,她一直是努力笑着面对镜头,但当采访开始后,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她说,之前没有一个采访,曾如此关心和追问过,在这场风波中,来自她内心的真实感受。

或许,这次对话,能帮助我们去还原一个生活中的郭美美。

关于出名风波我闯了一个天大的祸

南都:我知道你收到过很多电话和短信……都是谩骂你的,看到那些短信,会影响你的心情吗?

郭美美:一开始会,现在不会了,已经被锻炼出来了。

南都:当你被网络围观,当你的所有资料甚至乘飞机时的座位都被晒出来时,你是什么感觉?

郭美美:我之前有心理准备了。

南都:在这场风波中,你有害怕过吗?

郭美美:有啊。就是那一个多月的时候,没出过门。

南都:你害怕什么?

郭美美:我觉得我闯了一个天大的祸,被人说“二奶”“小三”已经是很文明的用词,有些真是特别难听,我想,我以后该怎么去见人?

南都:名誉对你来说……

郭美美:对一个女孩来说,很重要的。而且我这个人特别要强。

南都:你妈妈说你想到过死,是真的吗?

郭美美:现在伤口没有了,愈合了。我划破了,没流很多血。

南都:是想死,还是想虐待折磨自己?

郭美美:想死,但是不敢。我好久没哭了,想起这个事情,还是想哭。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脑袋是空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见人,很多朋友也疏远了。然后就算安慰我的朋友,我也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南都:逃避这件事情?

郭美美:是。很多人都骂我出卖身体,那些话看了特别难受。

南都:以前你是个默默无闻的女孩,但现在在街上,你被那么多人认出来,被人喊着“郭美美”,这种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

郭美美:外出看电影、吃饭被人认出来,我看到他们的反应是比较震惊,但是还没有人上来攻击和谩骂。我特别不想被别人认出来,就想赶紧走掉。赶紧跑掉。

南都:任何一个进入娱乐圈的女孩,或者说想进入这个圈子的年轻女孩,都很享受这种被人认出来的感觉,但是以这种方式出名,应该说出乎你的意料吧?

郭美美:对,我也跟我妈、我的朋友说,如果发明了时光倒流机,我宁愿回去。我多么希望没有改那个认证、不要以这种方式出名。

南都:对于你来讲,这种出名是好事还是坏事?

郭美美:这是一种骂名,对于我来讲,我不喜欢这样的出名方式。

南都:你妈妈说,感觉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能得到别人的原谅,你也是这种感觉吗?

郭美美:是这样的。

南都:那你为什么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出来澄清,而是选择沉默?

郭美美:因为事情的发展没有像妈妈所说,我们不回应慢慢就会风平浪静了。

南都:刚开始你以为是个小的娱乐事件?

郭美美:刚开始我们都这样认为。没想到后来连中央台都在播,炒得特别厉害。

南都:在此之前,你想过出名吗?

郭美美:我觉得学表演,学艺术的人,没有一个不想出名吧。谁都想。

关于慈善捐款变少了,对真正的灾民不好

南都:你的一个你认为是无知的错误,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慈善业的反思或者说追问,你自己现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郭美美:发生这个事情之前,我真的对慈善不了解。

南都:现在能理解你为什么引起这么大的风波了吗?

郭美美:现在能理解了。

南都:这种理解是自己事后思考出来的吗?

郭美美:有些是自己思考的,更多是在网上看到的。身边的朋友,年长的叔叔阿姨,亲戚也在说我。他们说了以后,我才知道,原来在我的事情发生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让人怀疑和质疑。

南都:你现在想想,这种质疑和怀疑对中国的慈善业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郭美美:你让我来说,我特别害怕说错话。我说是好事,不知道网上又该骂我什么。以前我是个特别主观的人,现在发生这件事,你问我这些事情,我不敢说,我怕说错了又被大家骂。

南都:你有歉意吗?对大家,对红十字会?

郭美美:有,当然有。对红十字会也有,但主要是对老百姓。我看报道,捐款现在少了很多,如果这样的话,那很多的灾民,不就得不到善款了吗?

南都:你觉得你有弥补的方法吗?

郭美美:我觉得我现在解释清楚,可能会有些用吧。当然我是要拿出证据的,来证明我的每一句话,不然大家还是会怀疑。红十字会在中国是个很大的慈善机构,我不想因为我,让老百姓那么讨厌它,厌恶它,对它失去信心,这样反过来是对那些真正的灾民不好。

南都:那你现在选择站出来说明这件事,是为这个目的呢,还是像有些人猜测的那样,为了炒作,为了进军娱乐圈?

郭美美:我坏名难道还没出够吗。如果我完全说为了红十字会,人家会说我很虚假,当然不全是,但是当中有它的部分。第二澄清了,我以后在娱乐圈也好,自己结婚嫁人也好,起码我能够回到正常生活中来。我不希望大家继续戴着有色眼镜看我,歧视我,看不起我,会让我不想在国内呆下去。

南都:你想过离开,是吗?

郭美美:想过。但是现在我想把事情搞清楚,再想以后的路。

关于价值观爱慕虚荣不是为了钱出卖身体和灵魂

南都:有一种意见认为,一个20岁的女孩拥有玛莎拉蒂、爱马仕包,这些都在宣扬着一种不劳而获、拜金的价值观,你怎么认为?

郭美美:现在看,确实我当时发在微博上的举动是不妥的,但是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看,我以为只有我认识的一两百人会看到,因为我当时的朋友、同学,似乎都是这样的。

南都:网上都说你是个特别爱慕虚荣的女孩,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郭美美:爱慕虚荣也是我自己说的,一个爱美的女孩,多少都会有些爱慕虚荣吧,我说的爱慕虚荣不是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我当时拿一些昂贵的东西来炫耀,目标并不是全体老百姓,而只是我微博里那200个粉丝,每次留言的就是那几个人。而且大家都这样,好姐妹都这样。微博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我只不过把每天发生的事情写上去了。

南都:你觉得自己漂亮吗?

郭美美:当然觉得自己漂亮,我不是说多漂亮,但是我从来没觉得自己丑过。

南都:你觉得除了拥有美貌之外,你还拥有哪些财富?

郭美美:我一直觉得我拥有一颗善良的心,以前我是淳朴善良,现在可能只有善良了。我上高中前还会说我妈买贵的包,但是来北京上那个进修班后,就开始接触社会上的人了。慢慢地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南都:现在来看,你觉得这种同化或者说影响是好还是坏?

郭美美:我没有办法说好的还是坏的,还是在自己的条件下,正当得到的财富,就有权利选择怎么去花。

关于干爸王军他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没有

南都:所以,大家最多的质疑就是,你,一个20岁的女孩,有什么能力,凭磐建电器专营店什么可以开这样的车,买这样的包?这是你的劳动所得吗?你的答案是什么?

郭美美:一个车和包是王军送的。

南都:你的生活的变化,或者说“暴富”,到底是不是因为王军的出现而带来的?

郭美美:算是暴富吗?我从小家里就是这样。我妈妈有很多LV的包。当然,我家只是小康而已。

南都:你生活中的消费来源主要是妈妈给的?

郭美美:是的。除了车子和那个包是王军送的。我确实在18岁生日那天,收到过一个男士送的表。他当时是想追求我。

南都:王军也是吗?

郭美美:王军不是。

南都:我想问一下我身边的男同事,如果你有几千万,对一个女孩没有非分之想,会不会平白送给她一辆200万元的车?

郭美美:如果不是几千万,有几十亿呢?

南都:你的这个干爸有几十亿元吗?

郭美美:我这么说是不是对他不好?

南都:实际上他有几十亿元吗?

郭美美:确切多少我也不知道,肯定不是像你说的几千万元。

南都:君子不受无功之禄,你在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时,难道没有过忐忑不安?你又用什么来回报这200多万元的恩情?如果有一天他要你还给他?

郭美美:那我就还给他。

南都: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吗?拿人手软,吃人嘴短。

郭美美:那我就把车还给他就是。我18岁的时候,也有一个男士追我,送过我17万元的卡地亚手表。还有圣诞节,送了我一个香奈儿的包,但是我和他什么亲密的举动都没有。只有一次我参加宾利车的晚会,按理同伴要挽一下手腕。我要是说谎,天打雷劈。

南都:包括王军,还有你刚才说的男士,女孩们肯定都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运气这么好,碰到的都是白送东西而没有企图的男人?或者说,在这些男人中游刃有余,又不付出任何代价?

郭美美:那是因为她们思想很复杂。想得到一种东西又不去付出,她们会有那种想法,而我从来没有。除了干爸和那个男士,还有我的阿姨们也好,她们特别喜欢我,就是因为她们觉得我不是那么一个人。我生日办个party,那个老板就送我一个手表,但是人家从来没有暗示过什么,或者表示过什么。

南都:你的魅力在哪?除了漂亮?

郭美美:我特别直,不会奉承你,也不会因为你有钱,我就觉得比你低一等。或者在你面前没有自信。

南都:或许很多女孩都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认识这些有钱人?

郭美美:我不是认识很多有钱人。我的生活圈子还是我们同班的同学和姐妹多。

南都:那怎么样才能认识能够送给你手表和车的人?

郭美美:认识那个养藏獒的老板是因为和其他几个女孩给他做模特。

南都:王军呢,也是在北京因为工作吗?

郭美美:他不是,他是我妈妈一个朋友吃饭的时候认识的。我们在来北京之前就认识了。

南都:如果一个人送给你车和手表,你会以身相许吗?

郭美美:要看我喜欢不喜欢他。我这个人比较挑,不喜欢胖的,喜欢高的,皮肤好的。

南都:王军算是吗?

郭美美:他不是。他可以当我爸了。

南都:没有爸爸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个缺憾吗?

郭美美:可能我不了解有爸爸是个什么感觉,所以我不觉得是个多大的缺憾。说实话,认王军当干爸之后,他是弥补了一部分这方面的感情。怎么讲,人家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我是他亲生的。

南都:他家里人认识你吗?

郭美美:没见过,但是见过他的朋友。

关于男友不是家里特别有钱的那种人

南都:你算不算那种大家说的90后非主流美女?

郭美美:我不是那种穿得很暴露去夜场喝得烂醉的女孩子,我从来不吸烟不喝酒。

南都:你可以吗?为了钱,出卖自己的灵魂。

郭美美:我不说这个圈子这样的女孩多不多,我只说这种事情有发生过,但我没有答应。

南都:你受到的这种诱惑不是唯一的?

郭美美:很多。有的还说得特别直白。但是我特别烦这种人,我是那种相信一见钟情的人。

南都:现在还是做这种梦?

郭美美:这不是梦吧,如果我喜欢他,我自己会主动,并不会因为他有没有钱。

南都:但是,没有钱的男人,怎么敢接近你?他又怎么养得起开着名车拿着名包的你?

郭美美:反正这个1986年的男朋友不是家里特别有钱的那种人。

南都:出现这件事情,没有对你们的关系带来困扰吗?

郭美美:没有,他很相信我。除了我妈,他是最了解我的人,我们以前几乎每天都在一起。

南都:就算他能相信,他就不怕流言,不怕父母接受不了吗?

郭美美:他的朋友都相信我,因为他们都见过我,我是那种你和我认识一两天就会了解我的人。我会贪慕虚荣,但是我不会出卖身体而赚取这些。

南都:你现在后悔接受这辆车吗?

郭美美:他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我没有。从我们的接触来看,是这样的。

关于警方调查问得很详细:事件经过及成长经历

南都:事件出现后,传说警方调查过,能透露警方调查的情况和结果吗?

郭美美:就是从深圳回来,那次在机场被围堵第二天,我们就去东城分局北新桥派出所接受调查,第二天和第三天,每次都是十几个小时。

南都:你们从深圳回来就是为了接受调查?

郭美美:是的,他们打了电话给我妈妈。

南都:主要是什么内容?

郭美美:问得很详细,这次的经过,以及从小到大的经历。后来就让我们回家了,过了一周,所长还打电话给我们,态度很温和,就是问我们有没有受到什么骚扰和不便。

关于娱乐圈绝不愿意以付出身体为代价

南都:说到娱乐圈,你怎么看待这个圈子?

郭美美:我没有下定决心进来。一开始学表演,还是抱有梦想的,包括进进修班,一开始特别激动,特别喜欢表演,演小品。可是慢慢接触这个圈子多了以后,就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南都:如果进入这个圈子,是以付出你的身体作为代价。你愿意吗?

郭美美:我不愿意,我绝对不愿意。

南都:但是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哪个学表演的女孩不梦想着成为明星呢?

郭美美:为什么我非得进去呢?只是目前我没有事情做。我想开个餐厅,我妈因为我年龄小,不让。

南都:你觉得进这个圈子并不是你唯一的选择,唯一想要的成功?

郭美美:不是。我是走一步看一步的那种人,绝不是达不到目的不罢休的。

南都:这难道不是一种捷径吗?或者说,你想要的成功是什么?

郭美美:我的理想是找个自己很爱,他又很爱我的人,踏踏实实做点生意。开个饭店、首饰店什么的。过着开心幸福的日子就好了。并没有想说一定要成名,不择手段,如果是,很多戏我都会去拍。为什么作品这么少,就是因为我不想。

南都:你的生活给人的印象就是拥有名车,名包,在你的生活里,物质成分的追求有多少?

郭美美:之前的心理会有,但是也不是一定要的那种。

南都:你自己有多少收入?

郭美美:总共只有两三万元钱。很少。

关于红会名衔与王军吃饭时提出当总经理

南都:坦白说,我有一些疑问。你不光有爱马仕的包,你今天还背了LV的包,你妈妈只靠做一点生意,就能支持你过着这么光鲜的生活吗?

郭美美:做生意炒股。做生意其实没有赚钱,在湖南还赔了七八十万元。还有收入就是打麻将。我妈妈打麻将很厉害。她这个说了不好吧。

南都:你之前了解红十字会或者捐款慈善吗?

郭美美:没有多少概念。现在想想我当时发那种东西,真的是白痴。

南都:这个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名衔,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郭美美:就是三四月份,我和王军还有他的朋友吃饭时,我听他提到的好像是这个名字。说在合作搞这么一个公司,就是把广告放到红十字会车上什么的。我就说那能不能让我当总经理。他说可以。以后又听到一次。

南都:现在你回忆起你改这个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身份认证,当时是什么心态?

郭美美:当时是4月份的一个下午,我闲着没事,就看关注的好友们的微博,她们的资料都是总裁总经理,但是我知道的有几个人并不是。其中一个我们班的同学,只是拿十万元钱去注册了一个公司。他只不过注册了一个公司名字,就变成了C E O.我就干脆也改成了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关于父母生父没有亲情,妈妈有溺爱

南都:现在你不快乐吗?

郭美美:很无助的感觉。

南都:是被人一下子脱光了的感觉吗?

郭美美:是,而且是被脱光了挂在悬崖上那种,特别无助,你想把自己放下来,怎么也做不到。现在特别无助,说话也害怕说错话,人太多的地方不愿意去。

南都:你害怕别人对你的这种看法?

郭美美:我特别要面子,从小到大我和人发生误会或者摩擦,就算那人不理我了,我依然会去把话说清楚。

南都:其实你很在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

郭美美:对,很在意。

南都:但是现在,你是怎么也说不清楚的。

郭美美:对,所以现在很苦恼。我已经解释清楚了,如果大家依然那么讨厌我,一半的理解或者尝试接受的可能都没有,100个人还是100个都讨厌我的话,我会让我自己不走这条路,我可能会选择出国读书或者开店。

南都:你委屈吗?

郭美美:不能说委屈,这件事是我自己造成的后果。

南都:你妈妈说,她在听到你说想死之后,就停止了对你所有的抱怨。

郭美美:对。那天我又哭又喊,所有的争吵都是围绕这些事情,她说了一些气话,说我是负担,拖油瓶,后悔不该生我。我哭着说,你就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她说我管你伤不伤心。她特别极端,好的时候对我特别好,一生气,什么话都会说出来。

南都:说到你的生父,你对他的印象是什么?

郭美美:他就是个冷漠无情,没有亲情,很自私,完全不会考虑别人只考虑自己的人。

南都:那你妈妈为什么在你读初中的时候,选择让你和他去一起生活?

郭美美:我妈是想毕竟我从小没有和他一起生活过,想弥补我这种缺失。让我去海南上学,去找他。可是他根本没有让我去上学。所以我半年后就自己跑回来了。

南都:你觉得你妈妈对你是不是特别溺爱?

郭美美:有溺爱,但也有严厉的时候。

南都:她对你的人生建议是什么,当你要别人送的东西时,她没有担心过吗?

郭美美:她在我身上寄托了很多她的理想,比如逼我学钢琴学艺术,但她从来没有要我去出名什么的。她只是希望我过得幸福。

关于玛莎拉蒂我胆子特别大,挑了个200万元的

南都:那辆车还会开吗?

郭美美:限行的时候还会开一开吧。但是现在对那辆车的感情已经变了,没有当时的那种兴奋和激动了。

南都:你对这辆车的感情已经变得很复杂了,是吗?

郭美美:经过这件事,我已经不觉得这个车有什么了。

南都:当时第一次开这个车的时候呢?

郭美美:恨不得告诉亲戚朋友,高中同学也好,甚至所有的人,我有一辆玛莎拉蒂啦!

南都:你觉不觉得如果这个财富是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的,会更有意义,更值得炫耀?

郭美美:会更珍惜。可能更加地骄傲。

南都:以前不懂?

郭美美:以前就觉得人家送我一个礼物,拒绝了不好。小孩,什么也不懂。

这个玛莎拉蒂是因为我想换车,从m ini宝马加上几十万元换成奔驰,我妈不同意,王军知道这事就说送我一个100万元的车,我胆子特别大,就挑了个200万元的,可能他觉得大人的话说出口不好意思吧,就交了50万元定金。后来才付了全款。

南都:这辆车给他的生意以及家人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你觉得她的妻子会怎么看这个事情?

郭美美:我问过他,他可能怕我是小孩承受不了这些压力,反而可能是跟我妈说了几句,这件事之后,他和我没有多少联系,反而是和我妈联系比较多。我曾经问过他,说很对不起,因为我的举动,害你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就给我回了短信3个字:没关系。

南都:他自己会不会感觉比较懊恼?

郭美美:肯定会有。所以我也感觉特别不好意思。

南都:没有想过现在还给他?

郭美美:想过,他不要。他说送都送了,不要了。因为这个风波,我们也不再联系,感觉多少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了。我不好意思接他电话了。会下意识抗拒这个人。会觉得怪怪的。

南都:这也是你苦涩的青春的一个教训。

郭美美:这样也好,这会让我更加珍惜我该珍惜的东西,该珍惜的人。起码,我现在再也不会把车啊,包啊这些东西看得那么重了,再也不会把名利看得那么重了。

本文由 郑州家政网 作者:家政网 发表,其版权均为 郑州家政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郑州家政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郑州家政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