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家政服务网络中心郑州家政服务平台郑州家政

我被闺蜜和老公设计借腹生子

闺蜜的一条朋友圈,结束了我和老公5年的婚姻.明明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却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信么?

我也不信!

但是,摆在我眼前的亲子鉴定报告像刀子一样狠狠的刺入我的眼里,插入我的心里,强迫我去相信!

老公,你看这个,可惨了!”

晚饭后,我刷着知乎,刷到了一个热门话题《错换人生28年》,看到那个想要割肝救儿子的可怜母亲,最后发现自己倾尽所有的爱的儿子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很大可能是被养子的生父母有目的有计谋掉包,忍不住对身边也刷着手机的老公陈伟吐槽说。

陈伟把目光从他的手机移开,淡淡的扫了一眼我的手机说,“嗯,我也看到了,幸好杰儿出生后不用去育婴房,可以留在我们身边看着,黄芳也一直在旁边帮忙陪护着照顾杰儿,别人想要换都没有机会。”

黄芳是我的好闺蜜,我生娃的时候,她一直在陪着和照顾着我们娘俩,不离半步。

我觉得我人生真是很幸运,有好的父母,好的老公,好的闺蜜。虽然在生儿子的时候,因为大出血为了保命割掉了子一宫,但是陈伟一点都不嫌弃,甚至更加心疼和怜惜我,说我为了生他的孩子受罪了。

楼下传来了儿子陈英杰的叫嚷声

我站了起身,从窗外看下去,看到我的好闺蜜黄芳拉扯着我的儿子陈英杰回来了。

英杰对黄芳又踢又打又骂,但是,黄芳却一脸温柔和耐心,脸上没有任何恼怒之意。

这让我很感动。

生了儿子后,我的身体有点差,平时没有多大的精力看孩子,全靠黄芳来帮忙。

黄芳对待我儿子极其的有耐心,她这个干妈比我这个亲妈还像妈。

我和她的闺蜜情从高中开始,她是我的同桌,父母残疾,兄弟姐妹多,家庭困难,穿着不合时宜,甚至有点破旧的衣服。

我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面,我父母有五栋楼收租,而且只有我一个独生女,除了不怎样懂得爱我之外,物质上是不缺我的。

我没有什么金钱概念,也没有贫富歧视,我看到黄芳学习努力认真,旧衣服也洗得干干净净,有点喜欢她,经常请她吃东西,买文具那些,都是一式两份,一份给自己,一份送给她。

一开始她总是很不好意思,各种说辞推托不要,直到我说我爸妈每个月收租的租金大约有二十万,给我的零花钱没有任何限制后,她开始接受我送她的东西了,包括衣服,也经常在我家吃和住,我们两人像姐妹一样,我爸妈也对她像对女儿,出门旅游也买双份礼物。

我下了楼,看到儿子还在对黄芳拳打脚踢,态度恶劣,忍不住一把扯过他,在他的屁股上扇了一掌。

张莉,不要打他啦,他还是个孩子。”

黄芳心疼地把儿子掩护在身后,对我说。

儿子的嚣张稍微消停一点,却还是顽劣地朝黄芳吐了一口口水,然后跑进别墅里。

黄芳,这杰儿真是越来越顽劣了,对不起啊。”

我愧疚地看着黄芳那条白裙子被儿子弄得满是鞋印,还有刚才那一口未干的唾沫,愧疚的说。

没事啦,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黄芳一脸不以为然的说。

黄芳,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好才是。”

我感动地对黄芳说。

我们是好闺蜜啊,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黄芳这话让我愈发的感动,我拉着她的手,进入别墅里面。

新来钟点工李亚姨看到黄芳,疑惑的说,“你和你妹妹长得一点都不像,但是你儿子和你妹妹长得真像。”

以前,也经常有人说我儿子陈英杰和 黄芳长得很像,我并不放在心上,毕竟孩子是我亲自生出来的。

而且,我也经常听老人说,孩子跟得谁多,就会长得像谁,就好像两夫妻,会越来越像。

我看向黄芳和儿子,发现他们真的有几分像,尤其是那个林青霞式的美人沟下巴,如出一辙。

但是,黄芳又没有怀孕过,也不可能像《换错人生28年》一样,偷偷把她的孩子换成我的啊?

张莉,我刚才在Chanel店看到一款最新季的菱格翻盖单肩链条包,觉得很适合你。"

黄芳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翻出一张手袋的照片给我看。

我看了一眼图片,又看了看黄芳手上那只已经过季的手袋。

我对手袋这些并不热衷,不过黄芳是贸易公司职员,得比较注重形象。

我也知道,因为原生家境的贫穷,在她内心深处有着一定自卑,怕别人说她贫穷。

她对我那么好,为我的孩子付出那么多,我喜欢她,也为了回报她,经常给她买各种名牌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让她打扮得光鲜亮丽。

和外貌平平无奇的我不一样,黄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娇美,打扮起来就是一副白富美模样,让人以为她身家优渥。

嗯,很不错,等下你陪我去看看,我正愁着我那条新买的裙子没有手袋搭配呢。”

我点点头,一脸高兴的说。

黄芳应诺,眼底里有掩饰不住的愉悦。

因为她知道,只要我去买,一定也会为她买一个的。

钱我不在乎,我那对有着包租公经济头脑的父母,现在除了有五栋楼收租,还眼光独到在便宜的时候盘下了一排旺铺收租,每个月租金至少有五十多万,只要我们不赌不毒,我们就可以一辈子都不用愁吃喝。

黄芳是我最好的闺蜜,也是我最怜惜的人,除了经常送她东西,我还在她公司附近的高档小区以投资的名义买下了一套房,让她在这座高房价城市里能有很好的安身之所。

她也是个感恩的人,对我掏心掏肺,比我更加尽心照顾我儿子,我愿意一辈子和她做闺蜜。

晚饭后,我和黄芳去Chanel店,买了两个包包,一个灰色的给自己,一个宝蓝的给她,花了两万二。

黄芳兴高采烈拎着包包离开了,我还没回到家里,就接到保姆焦急的电话,说儿子突发高烧,让我赶快回去。

赞 (2925) 打赏

6 评论

5+6=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